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悦の谷

那个远方,什么模样,萦绕着发烫的梦想......

 
 
 

日志

 
 

《小蜜蜂玛亚历险记》第三章 林湖居民  

2011-12-05 22:54:15|  分类: 【撷艺苑】悦の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蜜蜂玛亚历险记》第三章 林湖居民 - 冰悦 - 悦の谷《小蜜蜂玛亚历险记》第三章 林湖居民 - 冰悦 - 悦の谷《小蜜蜂玛亚历险记》第三章 林湖居民 - 冰悦 - 悦の谷《小蜜蜂玛亚历险记》第三章 林湖居民 - 冰悦 - 悦の谷

 

   玛亚离开了佩皮,正飞着呢,突然想起来:“呀,忘了,应该问问佩皮,人类是什么样的。他见多识广,一定知道得很清楚。”不过,说不定她自己今天就会碰上一个人类哟。  
    夏日阳光灿烂,广阔无垠的大地绚丽多彩,玛亚无忧无虑地飞来飞去,张着大眼睛,饱看这一派美景,胸中活力十足。  
    飞过一座大花园,花园里万紫千红,数不清的昆虫来回其中,看到高高飞过的玛亚,都叫一声“一路顺利”,祝她飞行愉快,收获多多。还碰到许多蜜蜂,一开始小玛亚有点心慌,觉着自己无所事事,犯了罪似的,又怕碰到认识的。好在她一会就发觉了,这些蜜蜂才没心思多管她呢。  
    突然,玛亚吓了一跳,发现蓝天突然转到了下面,深得一眼望不到底,熠熠生辉。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飞太高了,在天上迷了路。后来看见了,下面这片蓝天边上,还有树木倒映,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澄清碧绿的一片大水,晨风不兴,平静无波。玛亚满心欢喜,直冲水面飞过去,不一会就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在湖水里滑翔,透明的翼翅像轻薄的玻璃一样闪光,再看两条小小的后腿,一如卡桑德拉的教导,飞的时候是贴着身体收拢的,还有身上金色的毛发,照在湖水里那么漂亮。  
    这样贴着水飞,可真惬意,玛亚兴奋不已地想。清澈的水里游着大大小小的鱼,动作从容,浑似只是随波而动。玛亚小心地观看,注意着不离得水面太近——她知道,鱼这种东西可危险了。  
对岸生长着芦苇和睡莲,青青的苇叶在阳光下温暖怡人,睡莲叶子像一只只巨大的绿色托盘,浮在湖面。玛亚给吸引过来,挑了一片最不醒目的叶子,几乎全掩在高高的芦苇影里,空心的苇管摇曳,泄漏些许阳光,照在睡莲叶面,只有几块光斑,像圆圆的金币。  
    小蜜蜂赞叹不已:“美极了,真的是美极了。”然后开始梳洗一番,两条前腿抓住脑袋往前扯,看着倒像是要拔下来一样——其实她小心着哪,没用多大力,掸下灰来就得。再翘起两条后腿,掠过翅膀,翅膀微微一沉后就灰尘全无了。  
    这时莲叶上飞来一只钢青色的小丽蝇,停在玛亚身边,吃惊地看着她,问道:“您到我的叶子上做什么?”  
    玛亚吓了一跳,不假思索地回嘴:“飞那么久,总得休息下吧。”说完这话,玛亚想起来,卡桑德拉说过,蜜蜂在昆虫界是很受敬重的。她倒想瞧瞧,自己可能树起威风来。可她刚才说得太大声了,又那么不客气,这让她心里有点打鼓。  
    看得出丽蝇还真给唬了一跳,他看出来,对面这只蜜蜂可不愿让人指手画脚。他没敢再高声大气,怏怏不乐地嗡嗡哼着,飞到上头一枝苇管上,把芦苇压得往下沉了沉。现在他客气得多了,晒着太阳,跟下面的玛亚谈起天来:  
    “您现在应当工作的,你们蜜蜂都这样。不过既然您要休息,也无妨——我在这等着好了。”  
    “可这儿多的是叶子呀。”  
    “都给占住了。现在的世界啊,有一小块地方能说是自己的,就可以快活了。要不是原来住这的那只虫子两天前给青蛙吃了,我到今天还没个长久落脚的地方呢。以前我都是这儿住一夜,那儿歇一宿,实在说不上舒服。像你们蜜蜂那种井然有序的国家,可不多见哪。说到这,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汉斯?克里斯托夫。”  
    玛亚没答腔,恐惧不已地想着给青蛙吃掉的事,落到青蛙手里一定很可怕!  
    她挪到叶子正中央,这样从外头的水上就看不到她了。她向丽蝇发问:“这片水里青蛙很多吗?”  
    丽蝇笑起来,取笑她说:“别费劲了。只要太阳还照着,睡莲叶子就是透明的,青蛙从水底下就能看到您。他看得清楚着呢,您是怎么坐在我的叶子上的。”  
    玛亚活跃的想象力马上为她勾勒出一只青蛙,就伏在她这片叶子下面,饥肠辘辘,鼓鼓的凸眼睛,透过叶子盯着她。她越想越怕,恨不得马上就飞掉。正在这时,一件可怕至极的事情发生了,让她猝不及防。开始她还太慌张,没分辨出来到底怎么回事,只听到呼的一声掠过,像风声穿过枯叶。同时响起一种唱歌一样的哨声,像高昂的猎号,一片透明的影子飘过了睡莲叶。然后她看到了,一只庞大的蜻蜓,身躯闪烁着蛋白色的微光,袭击了可怜的汉斯?克里斯托夫,不顾他绝望的尖叫,把他衔在了巨大的口器里。她带着猎物落到苇杆上,苇杆重重弯了下去。玛亚看他们两个在头顶上晃荡起来,下面的湖水也映照着这一幕。汉斯?克里斯托夫的尖叫撕碎了她的心,没有多想就大声叫起来:  
    “马上放开丽蝇,不管您是谁!您没权利干涉别人的生活!”  
    蜻蜓把丽蝇从口中放开,很小心地用前肢紧紧压住,把头转向玛亚。看到她严厉的大眼睛和可怖的口器,玛亚吓坏了。可她盯着蜻蜓闪闪发光的翅膀和身躯——像水光潋滟,玻璃般透明,宝石般晶莹,又不由得着了迷。——可她实在是太庞大了,玛亚胆子不知哪去了,浑身打起哆嗦来。  
    可是蜻蜓和气地开口了:“小姑娘,什么事?”  
    玛亚眼睛里涌出了泪水,她使劲叫起来:“您放开他!他叫汉斯?克里斯托夫……”  
    蜻蜓轻轻笑起来,摆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屈尊俯就地问道:“那又怎么样呢,小家伙?”  
    玛亚无助地结巴着:“就是,就是,他是一位又整洁、心肠又好的先生。而且,就我所知,从来也没冒犯过您。”  
    蜻蜓若有所思地看着汉斯?克里斯托夫:“这样啊——的确是个可爱的小伙子。”她一边这么温柔地说着,一边咬下了汉斯的头。  
    玛亚觉得快昏过去了,这场景实在太过震撼。很长时间,她都迸不出一句话,只能木然听着上方咔嚓咔嚓咬东西的声音,听着钢绿色身体的汉斯?克里斯托夫一口口被肢解。  
    蜻蜓含着满口的食物说:“您别装傻了。”又嚼一会:“您这么一副软心肠的样儿,打动不了我。难道你们蜜蜂就高尚些吗?看来你还小得很,没看到多少家里的事。等夏天蜂房里开始屠杀雄蜂了,在外界看来,可是一样的残酷,说不定还更残酷——一点没错。”  
    玛娅问:“您吃完了吗?”她还是不敢往上看。  
    “还有一条腿。”  
    “请您也咽下去,然后我再回答。”玛亚喊道。她知道得很清楚,为什么蜂房里到了夏天会杀掉雄蜂,蜻蜓说的那些蠢话让她生气了。她又说:“不过您不要胆敢下来,一步也别靠近我。我可不想用到我的刺。”  
    小玛亚真的生气了。这是她头一次想到她的刺,也是第一次为拥有这个武器高兴。  
    蜻蜓不怀好意地看了她一眼。她已经吃完饭了,微微向前倾着身子,侧目瞧着玛亚,看上去就像一只猛兽,随时准备跃起扑食。可玛亚现在已经完全镇定下来了。她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但她就是不怕了。她发出一种清晰明亮的嗡嗡声,像以前在蜂房,一次有胡蜂靠近,她听到守卫发的声音。  
    蜻蜓拉长声音,威胁道:“蜻蜓一族可从来都是和蜜蜂友好共处的。”  
    玛亚粗暴地说:“那您可真做得好啊。”  
    蜻蜓给惹毛了,怒气冲冲地质问:“您是不是以为我怕您?我,我会怕您?!”她猛地蹬开苇枝,张开透明发光的翅膀,沙沙作响地飞走,一直快触到湖水了才停下。湖里的倒影真是美丽,像是有两只蜻蜓在飞,都拍打着薄玻璃一样的翅膀,飞得又快又稳,身周好似一团银光环绕。她飞得那么美那么好,小玛亚忘掉了要为可怜的汉斯?克里斯托夫生气,也忘掉了一切危险,热情地拍着手,叫起好来;“太棒了,太美了!”  
    蜻蜓惊异的问:“您是说我吗?”马上又说:“我的样子是还挺看得过去的,这倒是真的。昨天在溪边有几个人类躺着休息,您真该瞧瞧他们看到我的时候那副样儿。”  
    “人类?!天哪,您看到过人类?”  
    “当然了。不过您现在肯定急着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史努克,属脉翅类昆虫,准确的说是蜻蜓族。”  
    “啊,我叫玛亚。请您说说人类吧。”  
    蜻蜓像是已经满意了,飞到玛亚旁边,小蜜蜂没说什么,她知道,史努克不会挨得太近的。  
    “人类也都有刺的吗?  
    “上帝啊,他们要那个干嘛。不,他们用来对付我们的武器还坏得多呢,他们是非常危险的家伙。没有谁不怕他们,特别是那些小的,他们的腿都是光溜溜的。他们叫‘男——孩——子’。”  
    玛亚气都喘不过来了:“他们追您?”  
    史努克瞅了自己的翅膀一眼:“是啊。难道您还不明白?我碰到的人类,难得有一个不想抓我的。”  
    玛亚害怕了:“为什么呢?”  
    史努克谦逊地笑了一声,垂眼看向一边,说:“我们身上有种吸引人的东西。别的理由,我可就不知道了。我有些家人给抓住,受尽了折磨,最后终于死了。”  
    “他们都给吃掉了?”  
    “没有,没有。”史努克安慰她说:“那是不会的。据目前所知的情况看来,人类并不以蜻蜓为食。但他们偶尔会产生一种杀戮的狂热,这实在没法解释。您大概觉得难以置信,但我刚说到的人类‘男孩子’就是会抓蜻蜓,再高高兴兴地扯下他们的翅膀或腿,一点不搀假。您不信吗?”  
    玛亚愤愤不平地叫:“当然不信了!”   
          史努克耸了耸光亮的肩膀,看她脸上的神情,像是知道得太多,都变老了似的。  
    她面容苍白,悲伤地说:“唉,看来得直说了。我有过一个兄弟,本应是前程远大,就是行事有点轻率,而且,唉,太好奇了。有个男孩子把一张网系在一根长棍子上,从背后把冲我兄弟一扑,就把他罩进去了。您说,这谁想得到呢?”  
    小玛亚回答道:“是啊,我从没想过会有这种事。”  
    蜻蜓注视着她,继续说:“接着这个男孩子拿了一根黑绳子,横过我兄弟翅膀中间那段胸膛,把他给绑了起来,这样他就能飞起来,却永远也逃不掉。每次我可怜的兄弟以为他重获自由了,都眼睁睁看着自己毫不留情地给这条绳子拉回到那个男孩子的控制范围。”  
    玛亚只是摇头,悲伤不已,低声说:“根本没法想象。”  
    史努克接着说:“我现在要是白天没想到这事,晚上就一定会梦到。唉,祸事一桩接着一桩。最后我兄弟就死了。”史努克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怎么死的?”玛亚关切地问。  
    史努克说不出话来了,大颗的眼泪从她眼中涌出,缓缓流过面颊。最后她啜泣着说:“他给塞到一只口袋里。没人扛得住这个……”  
    玛亚害怕地问:“口袋是什么?”她实在没法一下子接受这么多可怕的新事情。  
    史努克解释道:“口袋就是人类最外面那层毛皮上的一个储藏室。可那里面还装了什么,您能信吗?哦,我可怜的兄弟,他咽最后几口气的时候,周围可都是些什么家伙啊!您说什么也想不到啊!”  
    玛亚抖着声音问:“是的,我想不到……是蜂蜜吗?”  
    “不不不,”史努克又得意又悲伤地说:“您在人类的口袋里可找不到什么蜂蜜。我告诉您是什么:一只青蛙,一把小刀,一根胡萝卜。哪,您怎么想?”  
    玛亚低低地说:“太可怕了。小刀是什么?”  
    “可以这么说,小刀就是人类的一种假刺。大自然不给他们刺,他们就仿造。当时真是谢天谢地,那只青蛙已经快不行了。他丢了一只眼睛,一只腿折了,下颌也脱臼了。可我兄弟刚一进去,他就歪着阔嘴巴,嘶嘶嘶地说:‘等我没事了,我马上就吞掉你。’他一边这么说,一边拿剩余那只眼睛斜瞪着我可怜的兄弟。在那个监牢暗淡的光线下,让他这么瞪着,肯定把我兄弟吓得不行了。那青蛙刚说完话,口袋突然猛地晃了一下,我兄弟撞到这只快死的青蛙身上,撞得翅膀都贴上了他凉冰冰粘糊糊的身体,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哦,这种苦痛,不管用什么词,都形容不出啊!”  
    听到这儿,玛亚都快吓呆了,她结结巴巴地问:“您是打哪儿知道这些事的?”  
    “那之后不久,男孩子就把我兄弟和那只青蛙给丢掉了,因为他饿了,想找那根胡萝卜吃。我听到我兄弟呼救,顺着声音,找到他们两个并排躺在草里。可我只来得及听他说完这些遭遇,帮他合上眼睛。临去的时候,他伸出两只胳膊,抱着我的脖子,吻了我一下,才坚强地死去,就像一个小英雄,一句怨言都没有。当他弄皱的翅膀停止了最后一次颤动,我把几片橡叶盖在他身上,找了一朵盛开的半边莲,放在他的小坟堆上。这朵花会留那儿慢慢枯萎,为他悼念。我对他喊:‘好走,我的小兄弟,好好地睡。’然后就飞走了。那正是宁静的傍晚时分,两个火红的太阳,一个在天边,一个在湖面,向它们飞去的时候,再没谁像我在那一刻那样悲伤庄严。——您也遇到过伤心事吗?要是有的话,什么时候说给我听听吧。”  
    玛亚回答:“没有呢,我到现在一直是快快乐乐的。”  
    史努克有点失望,说:“那您可以感谢上帝了。”  
    玛亚问那只青蛙后来怎样了。  
    “噢,他呀。大概死了吧,这是他应得的。他怎么能那么狠心,吓一只要死的蜻蜓?他倒是想溜来着,可那时候他只有一条腿、一只眼,他再怎么蹦个不停,都是原地打转转,好笑死了。我飞走之前,冲他喊:‘一会儿就有鹤来找你了。’”  
    小玛亚忧伤地说:“可怜的青蛙。”  
    蜻蜓有点着恼:“哪,这话我不同意。您说得太过分了。同情一只青蛙,就是割自己的翅膀上。我觉得您说这话太不负责任。”  
    玛亚回答道:“可能您说得对,可要我看着谁受苦,那太难受了。”  
    史努克安慰她:“那是因为您太年轻了。您以后会明白的,要坚强,我的朋友。我现在得到太阳下去了。这儿实在有点冷。再见!”  
    拍打翅膀的沙沙声响了起来,一千种颜色在空中闪烁,纯净美丽的微光,像流水潺潺,明净的宝石。史努克穿过绿色的芦苇,飞到水面上,在早晨的阳光里放声歌唱,甜美的歌声里蕴含忧郁,像咱们人类的民歌。玛亚倾听着美丽的歌儿,心儿跳动,欢乐而又悲伤。歌词是这样的:   
 
                  当朝阳已升起,  
                  迎候您的飞翔,    
                  飞吧,静静地飞。   
                  飞入绿色苇丛,   
                  洁白嫩黄睡莲   
                  也已悄悄绽放。   
 
                  花香蒸腾,微风拂面,  
                  拍动翅膀,阳光和暖,  
                  展翅的心儿多欢畅。  
                  啊,生命短暂,转瞬不再,  
                  金色夏日不要虚度,  
                  今日此刻正堪行乐。   
 
    一只白蝴蝶对女朋友喊:“听呀,蜻蜓唱起来了。”他们从玛亚头上翩翩飞过,飞过发着微光的晴空。小蜜蜂也抬起翅膀,轻轻哼唱着向波光粼粼的湖水告别,转身飞向陆地。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